英国肯特大学交换学习总结

发表时间:2014-06-16 阅读次数:115

 

同济大学法学院 罗钧


       由于英国大学放圣诞节而非寒假,所以在经过一系列紧锣密鼓的雅思、成绩、申请信提交、审核、交换选拔英语面试、联系英国校方、准备签证材料等工作后,2014年一月中旬,在刚刚考完期末考试后的第三天就从上海浦东机场飞抵伦敦希斯罗机场,开始交换学习。
至此交换学习结束,将学习方面的情况小结如下:
1、Lecture & Seminar
       英国大学课程分为Lecture和Seminar(和一位UCL的工程学生交流后得知工程类课程不是seminar而是另一种实验课,实验、建模),即讲授课和讨论课,每次上课各一个小时。我有一门课程还包括了non-compulsory的Drop-in Session,每周五16点到18点在一个Student common room里,教授会出席与学生进行非正式的交流,学业、生活、社会的任何方面都可以畅谈。此外,还有不定期的workshop,可见后文PO325的介绍。
       除了法学院以外,比如政治学院,讲授课一般都是Professor教授来上,所有选了这门课的学生都来听,一般是在一个College(并非中国的大学意义上的学院,而是个体的独立建筑或建筑群;“学院”是School,而College我认为可以译为实行书院制的如香港中文大学那样的“书院”)的某个Lecture Theatre,容纳几百人;而讨论课一般是由Seminar Tutor讨论课导师来引导,把这门课的学生划分成不同小组,不同时间进行,小班化教学讨论,大多在围坐的Seminar Room里进行。讨论课就这周的讲授课和上周布置的阅读任务提问讨论,有些导师会提前给出讨论问题,总之第一节课导师就会强调:If you did not do the preliminary reading, please do not come wasting your time, my time, and everyone's time. “没有做阅读的话,就不用来Seminar浪费自己的时间、同时浪费大家的时间了。”这是很狠的一句话。毋庸置疑的是,最大的课业负担就是极大的阅读量:包括平时每周的reading list,对人文学科来讲,事先不读规定的材料就不可能跟上讨论课,不管你基础多么深厚,因为讨论的都是具体的阅读材料中的问题;也包括写quiz、essay和written reconstruction等作业时,必须提前阅读足够的文献,以丰满要求严格的reference和bibliography。
       而法学院的课程模式不同,不像政治与国际关系学院一门课由一位Professor和一位或几位Seminar Tutor(一般都是这个教授带的PhD研究生)组成,法学院每门课只有一位教授负责,每堂课两个小时,前半部分Lecture,后半部分Seminar,两小时一次性拉伸完,因为法学院每门课选的学生都不多,本身法学生就少。
       这种区别仿佛只是讨论课也由教授上而已,但其实一个更大的区别是:其他学院的各种作业(Reconstructions、Assessments、Essays)都是由讨论课导师即教授带的博士研究生来打分,而法学院的作业都由上讲授课的教授亲自打分。
       无论教授还是导师,每周都有Office Hours可供学生前往答疑。而Module Outline上面也有教师们的Email Address,可以进行交流。不过周六周日的双休日是绝对不会有教师回复你的。

 


2、Moodle
       每堂Lecture结束后,教授都会把PPT课件放到学校官网的Moodle上面,这个页面是查看通知、下载阅读材料、课程资料和提交电子版作业(Turnitin系统)、做Online Reading Quiz(在线阅读问题,针对上一周的阅读。每周一的十点到周二到十点,24小时Available,一旦点击进去就剩下30分钟完成答题)的地方。PO592这门课的教授还把讲义和录音也一并放在了Moodle上面,即使没去听课的学生也可以看着讲义听录音,去了的也可以借此温习。在Moodle上会发布每节讨论课需要提前阅读的材料、书目章节,大都需要自己去图书馆借来看,而一些讨论课导师还会把PDF文件放在Moodle上面,直接下载方便阅读。期末Moodle上面还会有学生评教。
       和当地学生每学期要求修的学分一样,每学期选了四门课程。两门法学院的课,两门政治与国际关系学院的课。

 


3、Templeman Library
       图书馆按楼层分为不同的功能区,有咖啡厅、Social Study Zone公共学习区域、Quiet Study Zone安静学习区域、Silent Study Zone死寂死寂的学习区域,楼层越高声音越小,而且不同学习区域还有严格的规则写在板上,比如Individual study only、No food for eating or visible等,但其实即使Silent Study Zone有时也很吵,我必须承认同济大学的图书馆要安静得多,可能也和中国学生从小接受的应试学习模式有关。平时图书馆开到Midnight,一般是凌晨三点关门;期末时出通知说图书馆通宵开放猝死自负。可以借书、借光盘、磁带等,有机器自动借书和还书,愣头青不会用机器的也可以找IT人员帮助。书的借阅期限到了之后,只要没有人Request,就可以直接在网上Renew续借,renew一次延长四周借阅时间。
       图书馆网站上和中国大学一样,都有不少购买了版权的资料库,可以下载。图书馆里主要是借书,而在线下载的资料主要是期刊,我习惯用JSTOR这个期刊库,最初主要是为了查Peace Research的期刊。其实期刊库只要图书馆有版权、能查到想要的文献都可以,JSTOR期刊库是一个爱尔兰室友Ashford(大家居然简洁地叫她Ash,灰烬的意思)最先告诉我使用的,就先入为主了。
4、LW604-Law in Action
       这门课与其他三门有大的不同。其他三门课都注重理论,这门课是完全偏向于社会科学研究的实际操作的,类似于我以前在同济做的上海市大学生创新项目。在课堂上先进行Bryman的Social Research Methods章节讲授算是课本,然后进行每周阅读材料(每周不同的一份阅读材料,也与Law in Action有关,都是法学问题的社会研究分析报告)的提问与讨论,第三部分就是带着我们做课题研究,课题是学期伊始时全班共同讨论投票确定的,这次的课题是'In qualifying to become a lawyer, should there be an option of combining academic training and practical experience rather than having to do them sequentially?' ,然后法学教授Rosemary Hunter(她是澳大利亚人,Law in Action和劳动法的教授)带着大家进行hands-on practice手把手实践,贯穿整个学期,包括拟定调查问卷内容、填写Ethnic Application伦理审查申请表、去机房进行网页问卷设计、拟定访谈问题内容,每人分配一定量的问卷和访谈任务,收集齐之后在机房进行Database数据分析。因此这门课有三堂课是在Keynes College的机房里进行的。
       这门课有四篇Assessments,4月11号前交到Assessment 3,是写本学期讨论到阅读材料中一件案例研究的Critical Analysis批判性分析;五月截止Assessment 4,即Research Findings,4000字,最终的课题研究报告,由于Hunter女士把2012、2013年的优秀论文发布在Moodle上,我们可以借鉴结构和格式,包括Introduction、Literature Review、Methodology、Survey and Interview Structure、Data Collection and Analysis、Results、Debates、Conclusion、Appendix和Bibliography等,由于有了前期的调查数据,配合饼图、柱状图等分析辅助工具,整篇论文图文并茂。

 


5、LW604-Morality and Law
       这门课的阅读材料有打印好的Material Pack在法学院办公室前台供选课的学生免费拿,共有两大本,像捧着两本法条。道德与法律这门课一如名称一样,极其理论化,而阅读材料也晦涩难懂,难度很大,第一节课(一上来就是康德的道义论,德语本来就思维奇特,再由第二人翻译成英语更加拧巴)之后一起选课的另外两位交换生就退课重选其它课了,我坚持到了最后,不是有多大毅力,而是第一节课后Eleanor Curran博士(同时也是Ethnic Application Centre的Director,大概就是管理社会科研伦理审查的主任一类的,这一点和Law in Action课程有交集)就夸我英语很好,话说到这份上我还好意思退她的课么?硬着头皮读了一周又一周,从康德的Deontology和边沁的Utilitarianism的对立,到当初法理学不很在意的Natural Law Theory,再到结尾的当代著名法理学教授Ronald Dworkin罗纳德•德沃金,不敢说懂了多少,至少课程不漏地坚持了下来。
       中间有穿插进行两周的Oral Presentation,两名学生组队进行对立理论的辩论,我和课堂上认识的一位来自希腊的女生Stefania Katapodi(大家就叫她Stephanie)合作,在Templeman Library图书馆的Cafe里和Keynes College底楼的Dolce Vita进行了两次对词,也在Curran教授的Office Hour去Eliot College的办公室讨论了一次,最终效果还是不错的。上课时每次都是先讲一小时,然后讨论一小时,Curran女士年纪偏大,讲课捧着讲义读,的确有点照本宣科的意思,不过表达很清晰。四月11号就截止大论文,是所有课程里最紧的,我选的题目是有关Kantian Theory on Individual Rights,4000字。
6、PO592-Rights, Freedom and Individualism: Contemporary Liberalism in Question
       挺长的课程名。和Morality and Law有相似之处,因为都是有关权利、个体、正义等抽象概念的理论性阐述。通盘课程设置都是围绕着John Rawls罗尔斯的A Theory of Justice正义论来进行的,还了解到了全新阐释的自由主义、社会主义、女性视角下的Liberal Feminism、各种围绕Political Liberalism的Critique和Defence。教授是来自苏格兰Glasgow University(格拉斯哥是苏格兰第一大城市,工业与文化并重,我去格拉斯哥旅行时留下了比爱丁堡还要深刻的印象)的政治哲学教授Iain MacKenzie,有趣的是,我在网上看他的简历,他来肯特大学之前还曾经当过两年的家庭妇男,并自认为这段经历“帮助他更好地从孩子们的视野理解政治哲学”。
       讨论课导师是一位有着噩梦般口音的法国人Dillet Ben,而他的handwriting比speaking更加无从辨析。不过他有一段关于什么是哲学家的话十分有趣,我记忆犹新:'We are already embedded in history, just like fishes in the water. Philosophers are the flying fishes that flies over the water/the environment they live for a moment.' 是的,在历史的长河中我们无法脱离时代谈哲学,但哲学家的思维往往能够跳出来那么一点点,但很快又会回到历史中。作业是一篇Written Reconstruction和一篇Essay,前者三月份交,我写的是J Rawls, A Theory of Justice里的第一章前三节;后者五月份交,我写的是罗尔斯正义论里Principles of justice如何达到the balance between liberty and equality,即自由与平等的衡平。

 


7、PO325-Introduction to Conflict Analysis and Resolution
       这门课比PO592的理论性要稍微弱一点,我想大部分英语不错的学生都能较好地完成这门课程。这门课一个大任务就是几乎每周都有Online Quiz在线阅读问题,十道题目共10分,只要读了阅读就大部分都能找到答案,我得过一次满分,平均8分。这门课的教授是一位美国女士Dr Harmonie Toros,纯正的美语发音,包括单词拼写也是美式,对我来讲听着很舒服,毕竟中国学生从小就听的是美式英语。她喜欢关注时事热点,我记得有一次课前给我们放了一段BBC新闻,大意是联合国一队人到东非进行援助,带了四包粮食,并说:'We are here with you'。Toros女士气愤地说,只有四包食品?!Shame on you!很有性格的一位教授。
       这门课叫国际争端分析与解决,自然先介绍了什么是Armed Conflict(我对其中的以伤亡人数作为衡量规模的一个必要元素持怀疑态度,在seminar也提出来过,casualties是一种参考,但我认为不是必要的标准,国家人口不同,战争性质、手段不同,伤亡人数都可大可小,但不一定就影响战争的定义),什么是New War,几种分析国际争端的理论:Realism和Needs-based Theory(论文就要求以这两种理论来分析一个post-1945 conflict,我写的是中越南海争端分析),几种解决争端的理论:Management of Protracted Social Conflict,以及后期重点介绍的Bergof Handbook里的Conflict Transformation转化、Mediation调停、Facilitation助长等。中途还介绍了谈判技巧:Bargaining(听起来像还价)、Principled Negotiation原则性谈判、Third Party Intervention第三方干预等,源自于一本浅显有趣的哈佛出版谈判手册,叫Getting to Yes。期间还配套进行Simulate Negotiation,关于黎巴嫩局势下Muslim的Shi’a派和Maronite派争取联合国物资分配的模拟谈判,以workshop形式进行。
       最后,原本想写点大的总结,但通过这七个部分已经把交换学习情况大致地表述出来了,就不必再在文后抒发感慨了。客观的记录胜过感性的喟叹。

同济大学法学院/知识产权学院 版权所有  后台管理    怀念旧版

院办:86-21-65982644 地址:上海市四平路1239号综合楼1301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