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秋季政治大学交流心得--谭天

发表时间:2013-03-14 阅读次数:22

 

       台湾·人的温暖
       由于是同济赴政大交换生的团长,我在没入台之前便与亲爱的映晨老师开始邮件联系了。那时碰到需要申请延迟入台的问题,惶恐的联络政大的负责人,结果是意料之外的温暖。我们发过来的邮件,映晨回复都很及时,帮我们考虑解决困难,很贴心的想办法。因此在没入台,没入校之前,已然感受到了政大老师对学生的亲切,工作人员的认真负责。见到本人之后,哈哈,比想象中的还可爱~
从机场到宿舍已经是晚上了,负责接待的同学一直等我们到很晚,赶在合作社打烊之前带我们去买被子和日用品,帮我们设置网络一直弄到凌晨2点,自己都没能回家。这姑娘我们至今与之保持联系,她常常会去上海,期待我们回去后能与她在上海相见。
       我的室友是台湾的同学,高雄人,因为离家远,她很少回家,可是我俩每天几乎碰不到面。因为她自己打工赚学费而且是夜班,很辛苦,偶尔有了闲暇时间,她便抽空带我出去逛逛,推荐给我这个吃货口碑很好的美食。我出去旅行,她去过的地方都尽量帮我做攻略,总是给我许多在地人才知道的好建议。室友很文静,话不多,可是每每都替我考虑得很是周到,比如我们作息时间不一样,我休息的时候她一定会减轻声音关暗灯光。我俩相亲相爱的过了一个学期,碰面的时间不多,却一起分享了许多美食,许多心事,连生病都一起分享感冒药,哈哈。这会她又去上班了,临出门前送我了祝福的卡片和小礼物,感动的看了一遍又一遍。

 


       在台湾,给我震撼最深的就是政大校内巴士上的“谢谢”。每位同学下车都跟司机先生道谢,这已经让我很惊讶了,更不可思议的是,司机居然跟每一个人回复。校内巴士上山下山,每天要载许多同学,司机不光要握好方向盘,还要对每一位同学做回答,当下的想法是,好大的工作量啊。转念想想,如果每天有那么多人真心诚意的对你的工作表示感谢,因为你的工作而受到了便利,心中也会充满温暖吧,工作起来是不是就更有动力了。虽然校外的公交车的乘客不都像政大的同学一样每每道谢,但是我相信,还是有很多同学把这个习惯延续了到了校外,我也会将其延续到上海。
中国人讲究“关系”,我想,人与人的关系就是这样相互温暖起来的吧。
       台湾·学术的温暖
       研究所了,就没选那么多课,怕自己学术不过来,仅有的那几门对我的压力也够大的了。为了方便旅行,来之前还自认为很聪明的把课都选在了周二,结果周一就惨了,旅行回来等着我们的就是一堆要预习的课业。好佩服政大老师的才学和敬业精神。我上过课的老师的知识就像是无穷宝藏,挖也挖不尽。在老师的研究领域内,他们的旁征博引,他们的见解独到,他们对学术的热情和几十年的坚持,终于知道精辟的专业是如何才向前发展的了,正是有这样一群学者,对待学术严谨、博大,经得起推敲,受得住质疑。老师们都不是随随便便的发表文章的,对待自己文字和学术见解负责任的精神,着实令人钦佩。

 


       看着课堂压力这么大,老师如此较真,其实课堂气氛不会很枯燥哦。老师们除了学术上严厉的一面,还有生活化的一面呢。比如杨淑文老师会语重心长的跟大家聊人生的道理,会请同学们去她家里唱歌,会在最后一节课带来她亲手做的水果派请大家品尝,杨老师的课,常常有同学请大家吃下午茶。陈长文老师的课需要去理律律所上课,虽然路程很远,每周二几乎来不及好好吃晚饭,往返都要折腾几个小时,可是真心值得。陈老师上课的风格典型知名律师的风范,老师思维之敏锐是我们6位同学加上两个助理学姐都赶不上的。谁能想到这位70岁的法律人,热衷于各种运动,打网球,最近还练起了独轮车。年轻人都玩不了的运动,他练的可帅气了呢。

 


       这样的课堂,这样的老师,这样的学术态度,对于做学生的我,无论压力多大多累都愿意去上课的。
       台湾·团体的温暖
       台湾的民众中社团很发达。一个社团的建立不难,要维系就很难了。
       政大很多学生社团都很老牌,同学们对自己的爱好特长都很努力。有时晚上12点了从山上下来路过游泳馆和行政大楼后面,依然能看到对着玻璃练舞的同学,能听到远远传来的歌声伴着吉他。不难想象,当年“苏打绿”也是这么一路走来的吧。之前走过中正纪念堂,前面广场上、国家音乐厅的平台上,都是一团一团附近的学生在联系。读书之余丰富生活,日子该多美好啊。不知道是不是从小被父母逼着上各种才艺班的结果捏?
       感谢国合处的转发,我们参加了“中国青年团结会”组织的认识台湾活动。游览了台北古老的万华区,亲历了电影中的“龙山寺”和“艋甲”;细细品味了台北有特色的独立书店和二手书店。在参加活动的过程中,不仅认识了台北,还结交了朋友。我们与团结会现任团长成为了朋友,后来还组成了私人小团去南庄找原住民头目吃饭聊天。这个目前身在首尔的学长,今天还热心的打电话过来指导我们购买凤梨酥的路线呢。从他身上,我看到了许多台湾学生对NGO团体的热情。微薄的薪水并不是他们所求,致力于实现心中的目标才支撑他们在苦涩的路上开心的行走着。

 


       台湾,纬度较低,一年四季基本不会太冷。最冷的那几天刚好跨年,台北市府广场前走都走不动的跨年人潮,热的如火,屏蔽了寒风。在政大的一个学期,即使经历了台湾的冬天,仍然过着热情温暖的日子。

同济大学法学院/知识产权学院 版权所有  后台管理    怀念旧版

院办:86-21-65982644 地址:上海市四平路1239号综合楼1301A

×